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www.132108.com >
铁腕治水!让这个地方的村民吃上生态饭产业迎来璀璨蝶变!
发布日期:2019-09-07 03:2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今天起,金华发布推出“壮丽70年·和美婺江行”栏目。活动把“壮丽70年·和美婺江行”主题采访活动与积极践行习总书记提出的“四力”要求结合起来,发扬“走转改”精神,深化“三服务”活动,用扎实的脚步丈量这片土地,用敏锐的眼光观察八婺大地,用理性的思辨思考社会变迁,用优秀的作品感染网友,深刻反映70年来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八婺大地所发生的变化及其根源,向新中国成立70周年献礼。

  上世纪80年代,水晶产业被引进浦江。三十多年来,水晶产业在快速生长、富裕百姓的同时,也让当地的河流山川付出了沉重代价:2013年前后,浦江全域577条大小河流沟渠中,90%沦为“牛奶河”“垃圾河”“黑臭河”,浦阳江成为钱塘江流域乃至浙江省内污染最严重的支流。

  2013年5月,以水环境整治为突破口,省委、省政府在浦江打响全省“五水共治”第一枪。浦江人以壮士断腕、绝地求生、重整山河的胆量和气魄,为全省治水“撕开了一个口子、树立了一个样板”。

  在浦江县治水主题馆,五座“大禹鼎”(全省“五水共治”工作的最高综合性奖项)全面记录了浦江那段“惊心动魄”的历史,一张张治水前后的对比照片,一组组转型发展的真实数据,铺陈出一个个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的浦江故事。

  傍晚时分,在夕阳下,一池清澈的湖水犹如一面巨大的碧玉,闪耀着夺目的光彩。纳凉的人们徜徉其间,或在水中游泳,或在岸边散步。

  “以前的翠湖可不是现在这样。河水里飘着乳白色的水晶加工废弃物,还有各种生活垃圾。我们夏天都不敢开窗户,每天路过都要屏住呼吸、加快脚步。”文先生就住在翠湖东岸,一说起从前污水横流、臭气熏天的翠湖,直言“没有亲眼所见的人很难想象当时的情景”。

  翠湖是浦阳江浦江段最宽的江面,紧邻浦江县城。距离上的优势,让这里一度成为水晶加工户的集聚地,并不算大的湖边,曾聚集着1400多家水晶玻璃加工作坊。水晶加工沉淀物加之畜禽养殖污水和村民生活污水,使这片水域如同“浮满垃圾的牛奶河”。

  这是一场没有退路的战斗。“污染河流、毁坏家园,哪怕金饭碗也要把它砸了!”“用破坏环境换来的GDP,不要也罢!”

  2013年春夏之交,一场“坚决向水晶污染说不”的水环境综合整治攻坚战,从翠湖发端席卷浦江全境。一轮又一轮整治接连发起,浦江党员干部以铁的意志、铁的手腕啃下一块块硬骨头。全县共关停污染加工户2万余家,立案查处环境违法行为765起,行政拘留326人,刑事拘留77人。决心之大、力度之强,前所未有。

  污染在水里,根子在岸上。在切断水晶污染的同时,浦江又狠抓生活污水截污纳管,全域开展湿地生态修复,全覆盖生活垃圾分类,开展河湖清淤工程和“污水零直排区”建设,首创河塘长制。

  全县577条“垃圾河”、 462条“牛奶河”、25条“黑臭河”全面消灭,变成可游泳河流,浦阳江出境断面水质从连续8年劣Ⅴ类提升至地表水Ⅲ类。

  “30多年前的水景又回来了,而且更美。”站在翠湖岸边,文先生指着宽阔的湖面说:“昔日‘牛奶河’变身市民大泳池,入夏以来,每天有数百人来这里游泳。”随着水质的逐步转好,近年来,浦江着力建设浦阳江生态廊道,昔日人们避之唯恐不及的翠湖、金狮湖等地,如今成了市民休闲散步、消暑纳凉的绝佳去处。

  在浦阳江生态廊道同乐段,饭后迎着晚霞、呼吸着清新空气,在绿道上悠闲散步是当地村民幸福生活的一部分。而就在几年前,同乐村村民并没有如此惬意。据村党支部书记赵伟正回忆,当时村民的主要收入来自于水晶加工和塑料粒子回收,污水直排村边的浦阳江,人居环境非常恶劣,还一度被列入全县“环境卫生十差村”。

  赵伟正说,是“五水共治”给村子带来了希望。水晶加工户外迁、浦阳江重回清澈、垃圾分类深入农户、美丽庭院不断蝶变,村容村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  “离开的年轻人纷纷回来住了,老房子成了香饽饽。趁着生态环境的转变,村里将闲置土地进行流转,建成公园式驾校、农贸市场等公共设施,村集体经济从零收入到每年80多万元。”赵伟正说,“村里正在沿江边建设一排店面房,未来还会给村民带来更大的收益。”

  下午1时30分,骄阳似火。大畈乡上河村村口停满了外来的私家车、大巴车。走进村子,大人孩童在清澈的壶源江里畅泳、嬉闹,欢声笑语成片。“我专程带儿子来这儿游泳避暑。”来自义乌的陈先生一个猛子扎进水里,清凉的水花四溅。

  “这两天生意特别好,8间客房天天爆满。”上河村月半弯民宿的老板娘喜笑颜开,“没有这干净的江水和优美的环境,我们哪能在家门口舒舒服服赚钱啊。”

  整治前,上河村有2000多名外来务工者在此做水晶加工。“虽然知道做水晶对环境和人体有危害,但是不做水晶,又能做什么呢?”焦虑感一直困扰着上河村的每一个人。

  借着整治的东风,上河村以壮士断腕的决心,拆除了200多家水晶加工作坊,村民自发筹措150万元,重塑村庄环境。此后,诗歌文化便潺潺流淌进这个日渐变美的小山村,以诗词点缀村居,以诗人命名村道,一个焕然一新的诗人小镇打开乡村旅游新局面。

  大畈乡党委书记张华说,今年夏天,200个民宿床位已经不能满足纷至沓来的游客需求,上河村正谋划与周边景点合作,串联起中高端旅游的大市场。

  距离上河村不远的虞宅乡新光村也在治水后尝到了甜头。昔日的水晶加工专业村,通过“治、修、拆、改、建”,并将几百年的老房子修旧如旧,萌发不少新业态:青年创客基地、玻璃栈道、小吃广场……村民陆续回归做起农家乐、民宿和农副产品,旅游业风生水起。

  “老板,再来两碗面。”新光村村民朱希刚一直忙到下午1时才坐下来。2015年,他从广州回到老家,发现村庄面貌发生巨变,就留村创业,在村口办起小吃店,年收入逾十万元。

  “五水共治”后,大批水晶作坊从农村退出,给浦江转型升级开辟了新路径:大众电商、乡村旅游、生态农业等绿色发展项目遍地开花。与此同时,作为浦江传统产业代表的水晶产业,也在新一轮发展中迎来华丽转身。

  如今,浦江的水晶企业多数集聚在统一规划、统一建设、统一治污、统一管理的水晶产业园区。对比2012年和2018年的数据显示,水晶企业数从2.2万家缩减到526家,但是产值却从57.8亿元扩大到62.1亿元,税收更是从1亿元上升到1.9亿元。这些数字的反差背后,正是浦江水晶产业转型升级的生动实践。

  在离浦江中部水晶园区一街之隔的工地上,多台大吊机正在同步施工。浦江水晶园区管委会党工委副书记张坚兵介绍,这里正在建设浦江水晶小微企业创业园,未来将是浦江水晶高端制造的主战场。目前,首批7家企业已签约入驻,其中“永豪光电”在汽车反光镜领域处于领先地位。

  在东洲水晶公司产品展示厅里,记者看到,项链、耳环、装饰品、工艺品等水晶制品璀璨夺目。

  “这些全是我们团队自己设计的,十分受客户欢迎。”董事长王淑东介绍,该公司十多年来的发展历程,正是浦江水晶产业不断升级换代的缩影。“过去我们靠手工、半手工的简单加工,只能给国外企业代工做配件,如今我们依靠智能化生产,正在逐步向成品端转型,打造属于自己的品牌,逐鹿国内外市场。”

  全面整治和转型升级,让晶莹剔透的水晶和干净清澈的江水,在浦江城乡交相辉映,使浦江群众实实在在地享受到越来越多的“生态红利”,一幅人水和谐的美丽新画卷正在浦江大地徐徐展开。

  • Copyright © 2002-2011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